|溫習|「投射」:如光公益活動紀錄 Part II(Ruya篇)

逐字紀錄|小花、編輯審定|Tina

版權所有|如光教練學院

*註:本公益活動紀錄的對話內容,都是 Ruya 和 Tina 在教練生涯鍛鍊中的個人覺察與感知到的生命歷程分享。一切出於對生命獨特性的尊重與熱愛,無關乎他人認知與各種學術理論。

為什麼要談投射?

今天的分享,我們想投石問路,丟個石頭到湖水裡,產生一點漣漪效應,這個漣漪效應後面會如何,我們不知道,我們想邀請大家聽聽我們的親身經驗,看看是否能觸動各位的自我覺察跟反思,就這樣而已。沒有要抖書袋,也沒有要做示範,希望我們的親身經驗可以引發你,就像──我和 Ruya 是彼此照鏡子,希望我們彼此照鏡子的過程中,讓你也照見自己的一些什麼。可能照得到、可能照不到,這個我們也沒有把握。照得到很好,照不到也很好。

什麼是投射?

Tina:「投射」在不同領域裡都會提到,它其實是個龐大的系統,如何去面對「投射」也有很多不同的做法,我們今天想談一般大部分教練比較容易會遇到的「投射」現象,有兩種。第一種是我們每個人有一個內在參考架構( internal framework ),用白話文講,我們是怎麼解讀這個世界的,跟我們的價值觀、經歷、學歷跟人生生命整體經驗有關。

可能從你小寶寶到現在經歷的任何一件事,都形成了你的「濾光鏡」。什麼叫「濾光鏡」?就是每個人都戴了一副「專屬於你的太陽眼鏡」在看世界,只是你沒有意識到。我們所談的第一種「投射」,是因為我的天然,在我身上的太陽眼鏡(Tina 戴上太陽眼鏡…),以至於我看著大家時,自然地用我的方式或觀點來解讀你們的行為,然後因為我是這樣運行的,就覺得外面這世界應該也是這樣運行,這是第一種「投射」。這種大家比較容易在學教練或服務客戶的過程中看到,客戶把自己的劇本跟假設放在不同人身上,覺得這個應該這樣、那個應該那樣,應該怎樣運作才叫合理。

今天會深一點點又不會太深,想和大家談的是,我還是帶著專屬於我的太陽眼鏡,但太陽眼鏡很有趣,比如說,Ruya 是我的客戶,我們今天要談的「投射」是,Ruya 是我的客戶,但我看到 Ruya 的時候在沒有很顯著的意識狀態下,甚至是無意識或潛意識狀態下,Ruya 勾起我自己生命經驗當中的一些過往,而我不自知。但我知道此時此刻我的「教練狀態」跑偏了。有點像是:我看到 Ruya,然後引發我身上的記憶與感覺,我就把我的經歷投放在 Ruya 身上,覺得如雅正在經歷我曾經經歷過的。

這個與「把我的價值觀跟系統」放在別人身上不太一樣,我們要談的是,當我看到了 Ruya、聽到她的經歷,我無意識被勾起自己內在很深的經歷、感覺與經驗。可能還不知道是什麼關係所觸發,但是那個當下自己知道不在好的教練狀態裡。

Ruya:簡單來分享一下,什麼是「投射」。「投射」是一種認知,它關注的是一個人內在的心理過程,當然也是一種心理的防衛機轉,也是人最先有的、與生俱來最早的防衛機轉之一。當人們把自己心裡的感受放到客觀的世界中,就像一個投影機一樣,把它「投射」到某些人或事物上,我們會以為那是如我們內心所想的。

很像我們中國人所講的一句成語,叫做「以己度人」。舉個大家都有印象的例子,宋代有個著名學者叫蘇東坡,他跟一位很有名的佛教大師是好朋友,佛印大師。他跟佛印有個有名的故事,蘇東坡去拜訪佛印,他跟佛印兩人面對面坐著,蘇東坡對佛印開玩笑說,我覺得我好像看到一坨狗屎。佛印笑著對他說什麼呢,我看到的是一尊金佛。蘇東坡覺得非常高興,他覺得自己撿到便宜了。蘇東坡後來回家跟蘇小妹說了,蘇小妹就唉,搖了一下頭。佛家說佛心自現,你怎麼看別人,就表示你自己是什麼。這是我自己在「投射」裡看到相當吻合「投射」的例子,跟大家分享。

今天我們會談得更多的是,教練上的「投射」效應,因為「投射」效應是將我們的觀點歸因到其他人身上的傾向,剛剛講的「以己度人」。我們認為自己具有某些特性,他人也會有相同的想法或特性。我們常不自覺把自己的感情、意志「投射」到他人身上,甚至強加在別人身上。這會造成什麼結果呢?這會造成一種認知障礙,使我們對他人的知覺失真。這對我們的教練狀態、與教練效益影響很大。我簡單分享到這裡,關於「投射」在教練上的影響。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Ruya 經歷的投射

Ruya:我要分享的是,大約在三年前接觸到的一個客戶。這個客戶很特別,因為他不管在學術界、實務界,甚至在國際上都非常有地位,也很受到政府國家的吹捧,但他真的是很有實力、很謙虛的一個人。某個半官方機構,發生一些狀態,所以他被臨危授命,接下總經理的職務。過去,他是一位學者、是一位專業經理人,但是在這個臨危授命的角色裡,等於他是半官派的狀態。

當時有三、四位教練跟他一起做過初步面談,他選擇了我擔任他的教練,我有點誠惶誠恐。跟他做完幾次教練會談以後,我忍不住看到一個畫面,然後我跟他說,我看到畫面是:有一個人,他的手跟腳、包括他的腦都被各種藤蔓所綁住。這些藤蔓來自四面八方,比如說:董事會的成員綁著他的頭、政府組織半官方綁著他兩隻手,也因為利益糾葛的關係,拉扯方向都不一樣。然後他的企業、員工期待他能夠去支持到他們,他們都仰賴他,他的全身被五花大綁。

我當下取得他的同意,在那一段時間的教練歷程裡,我們著重他內在的狀態,然後……對不起,我現在說的時候,還有點呼吸不過來。我們著重在他內在的狀態,以保有他的個人獨特性、價值、思維跟宏觀,但是,大家可以想像在那個狀態下(被藤蔓五花大綁),要保有一個宏觀的思維、保有他存在的樣態,是多麼的困難。這中間他承受了歷史的壓力,承受了過去組織裡面的不公平、不對等、黑箱作業等等,基本來說、他等於是去收那個爛攤子的感覺,但是他又很想讓它起死回生。

五花大綁的藤蔓束縛

這個過程我們雙方很用力。那段時間說真的我還蠻忙的,大概經過了兩次跟他的對談後,我才去找我的督導。我如實地跟督導陳述這個畫面,然後當下我的督導,直接只問了我一句話,他問我:妳自己、畫面當中那個人(被藤蔓五花大綁)的這個經驗,妳掉落在裡面那個角色的經驗,最早是在什麼時候?

我當場噴淚,因為我沒有想到那是「投射」,我只是很不舒服。我在教練的過程中,客戶都是我的神,都是我最大的愛。對,我就是盲目的愛著(笑),愛著我的客戶。所以,我當下只是一心承擔著我自己的不捨。當督導問:妳最早發生這個狀況在什麼時候?馬上大噴淚。原因是,過去二十年我在外資企業裡,不斷調動角色職務的過程中,常常是空降的那個人。包括購併的時候,我解散對方組織、解散某些組織或裁員等等,我看到了自己在過去企業組織的經驗跟掙扎。 慢慢地往前推到我國中的時候、國高中的時候,我讀的是一個很特別的學校,我們學校不教英文文法,然後老師全部是外國人。我揹著一個很大的枷鎖,社會的以為、社會的期待、一般人的看見。舉一個小小的例子,一般人聽到我初高中念的那所學校,他們都直接問:那你的 TOEIC 是 900、950 分喔?天啊,我也想,我現在大概連 500 分都沒有吧。然後回想我的大學,也很坎坷,在過去五年、十年我根本沒法開口,因為我覺得很羞愧。我從考上醫學院讀不下去,第二年開始轉學,然後念四個大學、修兩三百個學分,大學至今畢不了業。

藤蔓來自於原生家庭經驗

我的家族在鄉下的小地方算是書香世家,所以我有超過十二年沒辦法回去,因為我不敢跟家裡祖父母說自己情況(我是他們帶大的,最親密的人)。這直接聯想到,我小時候,甚至連走路、動作、說話等等,都受到了過去家族、環境對我的期待、自己的期待、家人對我的愛跟教養等等所「綑綁」。事實上,那個畫面(藤蔓綑綁)幾乎可以代表我從小到大的日子,但是,我也從中追溯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還沒有進小學之前,我很樂於這樣的環境。為什麼?因為那樣的角色,我去市場在街上走路,是不需要帶錢的,可以很自由的要吃、要喝、把東西帶回家,然後家裡面人會去結帳。

大家會說,那是某某醫生家、某某老師家的小孩,然後我很引以為傲地接受這樣的、類似聚光燈 spotlight 打在我身上,帶給我的方便。甚至開始念小學以後,因為我沒有念過幼稚園,不會寫自己名字,考試考零分,考卷上面寫了張如雅三個字,那個雅少了一點、張還少了一撇,就是連名字都會寫錯的傢伙,但是老師不敢直接罵我。直到小三的時候,他們才忍不住偷偷問我外公說:你們家小孩怎麼這樣……。

Photo by Ravi Pinisetti on Unsplash

和客戶一起越過

這個影響直到現在,都還深深地受它影響。督導帶著我看到這件事,我開始回過頭來,跟我的客戶有更深入的對談。很感謝客戶,他是一位很成熟的專業經理人,我們一起好奇在這個被捆綁的狀態下,如何往前推進,至少頭可以往上揚一點點,眼光可以看得更遠一些些。我相信有許多人是以他為典範,看著他眼光所投向的方向去努力,所以,我們就從這個細節、很小細節的部分去往前。

跟客戶一起工作大概兩年的時間,直到他下台,這家公司沒有被結束。過程中,人員有一些縮編,但是成為一個體質比較建全的企業、組織,然後也建立起組織內在的核心價值。雖然客戶因此把身體弄糟,但是他完美地華麗轉身。這是一個很不容易的歷程,是我在「投射」經驗裡面中,很深很深的看見與學習。

但那時候,我覺得有一股內在能量衝出來,就像妳剛剛講那個「防衛機制」就出來了。我的情緒、我的衝動讓我知道跟平常的教練狀態非常不一樣。假設平常是一個中立(centered)的狀態,我知道那時候自己已經傾斜,因為,教練不該有的評判我有了、教練不該有的過度同理我有了、教練不會想在這當中吵架的 energy 我有了。這是我當時知道的。

最大的藤蔓其實是自己

Tina:聽妳講話的時候,我感受到的第一個反應,胃是很緊很脹的,然後,也感覺有個正襟危坐的狀態在我身上,就是我連手都不動,我現在可以動,但我聽妳講話的時候整個是「正襟危坐」,我手還有個特別姿勢擺著,全身就是這樣。然後,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很緊。另外一個覺察是,我發現,聽到你的藤蔓經驗時,我「投射」了,覺得也有被綑綁的感覺。甚至我隱隱感覺到,其實那個藤蔓不僅是家族的期待……我不確定,我想跟妳核實,就是其實在那個家族的期待之下,引發了我們對自己的期待,那才是真正最大的那一根藤蔓……

Ruya:是的,所以不管幾歲,當我們對自己有期待的時候,那藤蔓還是一樣捆在我們身上,而且是我們自己捆的。這是一個很棒的覺察,所以我們可以適當的去修剪它。這讓我聯想到,我在諮商領域跟教練領域都投入超過十年,很多人問我:這麼多年來在諮商或教練上都有督導,難道妳還沒有辦法做自己的督導嗎?坦白地說,只要是人,我們都會有自己的侷限跟看見,我們永遠看不到自己後腦勺、永遠看不到自己走路的姿勢。

就像我之前因為腳受傷,去做復健,我還是必須透過別人來看我,然後告訴我。所以,這是一個互相照鏡子的經驗,而且,這個鏡子是溫暖的、帶著一個良善的意圖,希望這個人能夠更活出他的天賦,或是在教練歷程中,能夠展現出他的特質跟力量。因為,教練是以人、以我們自己為工具,我們本身就是工具,如何能夠如實地、澄清地看到自己的侷限,看到自己的力量,這是非常重要的。

選擇附生、被附生或共生

Tina:我感覺到剛剛那種情境畫面,像是一棵樹,在雨林裡面的一棵樹,它身上有很多附生植物,像藤蔓。那些附生植物,可能是賦予期望的人,但是也可能,讓附生植物留在我們身上的,是我們自己。我感覺到一棵大樹,有菟絲花、有蘭花、有藤蔓、有其他蕨類,可能還有鹿角蕨。感覺好像一棵樹的養分,被那些附生植物稀釋掉,或是因此無法很好地舒展跟長大……。

Ruya:這邊我想短短地分享一下,在我們生物學裡面有一個名詞叫做「附生」跟「共生」。剛剛談了很多是「附生」,但是被「附生」的時候會有一個樂趣,叫做「被需要」。所以,回過頭來我們必須來看看自己的期待是什麼。有些人確定自己要成為一個「被附生者」,或者「附生者」。但是如果以我跟 Tina 的狀態來說,我們比較像是「共生」,我們共生共榮,互相去支持對方,而不是去吸取對方,我們是互相加成的。

從藤蔓中鬆綁

Tina:就像妳說的,我們要了解,是自己造成的嗎?我是不是有一種想要被別人需要的感覺?所以那個附生太強壯?我們有沒有區分這個?現在呢,經過這三年跟督導工作,用一個妳喜歡的方式去形容它的話,妳現在狀態如何?

Ruya:我非常喜歡教練,不管是在我任何領域的研究,都是為了要厚實教練這個角色。我現在更能自在地擺動,甚至起舞,陪伴我的客戶,以他的樣態去陪伴他,這是我覺得非常快樂的一件事。剛剛那個「投射」的處理,我處理了至少八年以上,不管是在心理學上的督導、諮商上的督導或是教練上的督導。然而,這兩三年已經讓我可以牽起對方的手,然後用他的步伐來一起互動。

Tina:我好像看到一棵大樹在那邊搖。然後搖的過程當中,可能很自然地,那些藤蔓就鬆了。不是刻意拔掉或剪掉。妳知道有藤蔓,但是妳不為它所框,它附著也沒關係;在舞動的過程當中,妳有空間,妳不再被緊緊抓住。我在妳身上感受到的是,要去看見它,看見它的時候放鬆,放鬆之後,好像某些東西就掉了。

Ruya:適當的藤蔓是必要的。它們就像我的絲巾、我的披肩、我的圍巾。它們同時也展現了我存在意義跟價值。經過 Tina 這樣分享,我真的蠻享受身上的藤蔓,但這藤蔓是來自於我自己。

請給自己一個覺察的機會

Tina:邀請夥伴們想想,自己在工作、生命、生活當中,或者是教練工作當中,或者是培訓師諮商師的工作當中,有沒有那些瞬間,覺得自己不在最佳狀態──

Ruya 和我剛好相反,她是完全僵住了,我則是地震而傾斜得很大,而我們都知道那不是我們的教練狀態。 Ruya 之前分享的一個問題很有力量,我們就用這個問題來問問自己。

有沒有一個人(客戶、你的下屬、你的孩子、你的兄弟姊妹、你的父母,都有可能),在一個你與對方互動的場合,或者是你在教練服務當中,讓你感覺不對勁、不知所措。回想那個情境,然後試著推敲,請大家問問自己,這個情境最早在你生命當中的經驗可能是什麼?有沒有很相似的地方?用那個經驗來照見自己,是否可能發生了「投射」經驗?

邀請大家嘗試看看,這是一個起點。平安。

Photo by Gayatri Malhotra on Unsplash

Photo by Vadim L on Unsplash

|溫習|「投射」:如光公益活動紀錄 Part I(Tina 篇)

逐字紀錄|小花、編輯審定|Tina

版權所有|如光教練學院

*註:本公益活動紀錄的對話內容,都是 Ruya 和 Tina 在教練生涯鍛鍊中的個人覺察與感知到的生命歷程分享。一切出於對生命獨特性的尊重與熱愛,無關乎他人認知與各種學術理論。

為什麼要談投射?

今天的分享,我們想投石問路,丟個石頭到湖水裡,產生一點漣漪效應,這個漣漪效應後面會如何,我們不知道,我們想邀請大家聽聽我們的親身經驗,看看是否能觸動各位的自我覺察跟反思,就這樣而已。沒有要抖書袋,也沒有要做示範,希望我們的親身經驗可以引發你,就像──我和 Ruya 是彼此照鏡子,希望我們彼此照鏡子的過程中,讓你也照見自己的一些什麼。可能照得到、可能照不到,這個我們也沒有把握。照得到很好,照不到也很好。

什麼是投射?

Tina:「投射」在不同領域裡都會提到,它其實是個龐大的系統,如何去面對「投射」也有很多不同的做法,我們今天想談一般大部分教練比較容易會遇到的「投射」現象,有兩種。第一種是我們每個人有一個內在參考架構( internal framework ),用白話文講,我們是怎麼解讀這個世界的,跟我們的價值觀、經歷、學歷跟人生生命整體經驗有關。

可能從你小寶寶到現在經歷的任何一件事,都形成了你的「濾光鏡」。什麼叫「濾光鏡」?就是每個人都戴了一副「專屬於你的太陽眼鏡」在看世界,只是你沒有意識到。我們所談的第一種「投射」,是因為我的天然,在我身上的太陽眼鏡(Tina 戴上太陽眼鏡…),以至於我看著大家時,自然地用我的方式或觀點來解讀你們的行為,然後因為我是這樣運行的,就覺得外面這世界應該也是這樣運行,這是第一種「投射」。這種大家比較容易在學教練或服務客戶的過程中看到,客戶把自己的劇本跟假設放在不同人身上,覺得這個應該這樣、那個應該那樣,應該怎樣運作才叫合理。

今天會深一點點又不會太深,想和大家談的是,我還是帶著專屬於我的太陽眼鏡,但太陽眼鏡很有趣,比如說,Ruya 是我的客戶,我們今天要談的「投射」是,Ruya 是我的客戶,但我看到 Ruya 的時候在沒有很顯著的意識狀態下,甚至是無意識或潛意識狀態下,Ruya 勾起我自己生命經驗當中的一些過往,而我不自知。但我知道此時此刻我的「教練狀態」跑偏了。有點像是:我看到 Ruya,然後引發我身上的記憶與感覺,我就把我的經歷投放在 Ruya 身上,覺得如雅正在經歷我曾經經歷過的。

這個與「把我的價值觀跟系統」放在別人身上不太一樣,我們要談的是,當我看到了 Ruya、聽到她的經歷,我無意識被勾起自己內在很深的經歷、感覺與經驗。可能還不知道是什麼關係所觸發,但是那個當下自己知道不在好的教練狀態裡。

Ruya:簡單來分享一下,什麼是「投射」。「投射」是一種認知,它關注的是一個人內在的心理過程,當然也是一種心理的防衛機轉,也是人最先有的、與生俱來最早的防衛機轉之一。當人們把自己心裡的感受放到客觀的世界中,就像一個投影機一樣,把它「投射」到某些人或事物上,我們會以為那是如我們內心所想的。

很像我們中國人所講的一句成語,叫做「以己度人」。舉個大家都有印象的例子,宋代有個著名學者叫蘇東坡,他跟一位很有名的佛教大師是好朋友,佛印大師。他跟佛印有個有名的故事,蘇東坡去拜訪佛印,他跟佛印兩人面對面坐著,蘇東坡對佛印開玩笑說,我覺得我好像看到一坨狗屎。佛印笑著對他說什麼呢,我看到的是一尊金佛。蘇東坡覺得非常高興,他覺得自己撿到便宜了。蘇東坡後來回家跟蘇小妹說了,蘇小妹就唉,搖了一下頭。佛家說佛心自現,你怎麼看別人,就表示你自己是什麼。這是我自己在「投射」裡看到相當吻合「投射」的例子,跟大家分享。

今天我們會談得更多的是,教練上的「投射」效應,因為「投射」效應是將我們的觀點歸因到其他人身上的傾向,剛剛講的「以己度人」。我們認為自己具有某些特性,他人也會有相同的想法或特性。我們常不自覺把自己的感情、意志「投射」到他人身上,甚至強加在別人身上。這會造成什麼結果呢?這會造成一種認知障礙,使我們對他人的知覺失真。這對我們的教練狀態、與教練效益影響很大。我簡單分享到這裡,關於「投射」在教練上的影響。

Photo by Drew Beamer on Unsplash

Tina 經歷的投射

我接到案子時,他是史上最年輕、最快被晉升成區域銷售總監的高潛力人才。他遇到的情況是,由於他晉升速度很快,所以他自己整體狀態還沒完全預備好,大團隊對待他這個年輕老闆的態度,或者同儕眼光的壓力(本來要一起打天下,結果現在全部都要叫他老闆),讓他經歷了為期一年、一連串比較大的震動期。

一開始和他工作的時候,我感覺不到自己在他身上有「投射」,但是其實已經有潛在影響正在發生。他遇見的挑戰是,在團體當中不受某些人歡迎,可能同儕是羨慕與忌妒,或者是老一輩的質疑。同時,他因為長期專注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裡(也就是所屬行業銷售專業),他沒有接受過完整的軟實力(soft skills)培養,因此,在帶團隊這件事上他是新手,而且一下子帶快三十個人,還要對亞太區的銷售總監負責。

「投射」是怎麼發生的?

一般來講,一對一高管教練我們會有利益關係人(stakeholders)訪談,期初設定目標之後,我們會在期中與期末核實,看看教練目標與領導行為的轉化有沒有在軌道上,期中與期末也會跟 sponsor 有個對焦。然後,我在收集期中回饋的時候,發生了一些插曲以至於收集回饋的過程遇到挑戰,插曲就是有利益關係人不願意給回饋,只想跟我私聊,而且跟我溝通的過程中充滿情緒。

插曲開始演奏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有些東西在心裡,在我內在生命底層開始躁動,教練狀態已經受影響;當插曲越演越烈,到最後我幾乎是用盡全力去回應時,我整個內在遭遇大地震。我不知為何,內在就是有一種感覺,想要站在客戶這一邊,和客戶一起「對抗」 那整個讓客戶不舒服、也讓我不舒服的系統,當時的我,教練狀態應該已經消失。

Tina「投射」了什麼?

那次我花了兩個月,跟我的督導談這件事。用一個比喻來講,就是一個大團體當中會發生小團體、或者選邊站的情況,而我「投射」了這樣的「團體動能 group dynamic」,它很深刻鏈接到我小時候被霸凌(bully)的經驗。成長過程中,我在不同階段被霸凌過,最嚴重的時候是高中,班上大概有一半的人集體擺明地排擠我。

當我發現我的「投射」,就知道且理解,為什麼我會有衝動想要站在客戶這一邊去「對抗」,因為我內在的女高中生劇本與假設是:你叫我跟你私下聊,不願意照規矩來,是因為你想要影響我對客戶的觀點。對於一個必須中立的教練,這個「投射」真的產生很大影響,理智上我雖然知道要中立,可是感受被深深觸動,我知道自己「不中立」了。

這個影響重要到,我必須與不同的督導分別工作,督導完一輪之後,我覺得放鬆與放下,重新看到過去的經驗是如何影響自己,我跟自己的內在對話,重新整理高中的經歷,讓我不被「小團體與選邊站」在我身上的作用所綁架。因為把自己整理好了,所以可以用好狀態與能量去支持客戶,讓他也能有足夠的力量與勇氣,去面對並回應那個團體動能。

現在講的時候,坦白說,我的胃和心臟都還有一點感受,這個感受應該不是因為那個案子,依舊是想到高中時候那個經驗的緊張感。

情緒與能量是檢核指標

Ruya:大概四分之一敘述的時候,妳覺察到自己的大地震。我很好奇那個大地震是什麼?

Tina:情緒是第一個指標。我不冷靜。一般來講,雖然我的 MBTI 是 INFP、是內向能量的人,但我在工作時有一種奇妙的活潑。我不會緊張,也不會有衝動的情緒,我不會「不冷靜」;我即便有時候看起來很卡通,我都知道我在幹嘛。

但那時候,我覺得有一股內在能量衝出來,就像妳剛剛講那個「防衛機制」就出來了。我的情緒、我的衝動讓我知道跟平常的教練狀態非常不一樣。假設平常是一個中立(centered)的狀態,我知道那時候自己已經傾斜,因為,教練不該有的評判我有了、教練不該有的過度同理我有了、教練不會想在這當中吵架的 energy 我有了。這是我當時知道的。

Ruya:妳在這能量狀態下,如何讓自己恢復到穩定的那種狀態?我相信當你有那樣的情緒,不管是在教練當下或工作當下,妳如何保有工作品質跟自己的角色,然後把它扛進到妳的督導現場,在這段時間,妳做了什麼?

Tina:它不是一次性的過程,首先是自我覺察,事件發生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失控了,不在中立的位置,不在一般穩定的教練狀態裡。當時我覺得那是最近五年來最糟糕的一次教練。雖然我的行為、說的話、做的事,「看起來」都很專業、很教練,但我是在一個高度張力的狀態下。我的狀態像是母老虎,準備去狩獵、是一個冷靜迅速又確實的狀態,不是中午懶洋洋、陪孩子玩的母老虎,那種放鬆的狀態。平常我的教練,比較像是懶洋洋的那種;但那時我知道,我準備狩獵,對象是對我客戶不利的人。

承認自己歪了,承認之後就鬆一半,因為知道傾斜,然後梳理、進而接納。其實我花了一點時間,不同的督導都約了,一人輪流一禮拜,然後去面對與處理這個東西。有的督導是幫助我更好的看到這個情緒的來由,有的督導是幫我用宏觀的角度看它到底「投射」了什麼。

Photo by Harli Marten on Unsplash

如何回復中立的狀態

Ruya:督導用了什麼方式,或在怎樣的 moment 讓妳覺察到,這個「投射」所連結到的內容?

Tina:可能當時有直覺,基本的順序是這樣,優先處理情緒。我先找完型(Gestalt)背景很強的督導,我告訴他我不行、我受不了、我要生氣。我就一股腦兒地把歪掉的狀態整個直接帶進去,毫無保留,我記得自己哭很久。然後他開始跟我一起剖析,那些情緒從哪裡來?陪我去還原並理解那個現場,是哪些時刻有情緒升起?在情緒裡面時,我的內在對話是什麼?

因為受過督導訓練,進去之前我已經整理過一部分,與第一位督導對話之後,再剝了一層洋蔥,看清楚自己的情緒與內在對話,那個時候我開始意識到,應該是霸凌的「投射」,我感受到的是被霸凌和孤立的「投射」。我看見我完全被攪進去了,身為一個教練跟督導,應該要在客戶的系統之外保持距離,我卻因為那個「投射」被攪進去,搞得好像我也是客戶組織的成員之一。

後來我再找第二位督導,性別不同、風格也不同的督導,把「投射」這件事情再剖析得更完整;有點像是,第一次督導是先解構,第二次再深入往下探索看每個部件。這次督導過程中有兩個很重要的覺察:第一「我不是我的客戶」、第二「我不是那個十七歲的我」。把這些距離全部拉開來,用直升機的角度去看到,我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受害者。如果持續在受害狀態下,我將沒辦法很好地與客戶一起工作;我也沒有把握,可以完全不會被他的表達、感受、甚至是運作系統攪進去。

然後以這兩點覺察為起點,我進一步思考,現在的我,擁有什麼智慧、資源與能力?從新觀點出發,重新安頓我自己。其實後來在期中檢視的兩次三方對談當中,我知道自己還是有點緊張,只是進去對話之前,我做好充足的準備。那兩天基本沒有排其他任何工作,在對話前後,都預留很充分的時間來安頓自己的身心。因為期中對焦,對於客戶的組織、資助者、客戶、我的團隊和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里程碑。

投射經歷帶來的學習

Ruya:這個「投射」的處理歷程,如果它可以有個名字的話,妳想要取名為什麼?

Tina:這個題目太難了(笑),如果是這樣,我想用剛剛的道具,把太陽眼鏡拿下來。假設這個無形的太陽眼鏡還是在我身上,我知道它顏色變得非常淡了。我承認,它沒有變成完全透明,但它顏色非常淡了,非常淡、淡到以至於我可以看得清楚更多的東西。為什麼我會跟妳這樣說,是因為我最近還是有碰到別的「投射」、還是跟霸凌有關,而我的狀態與上一次大大不同,雖然我覺得好煩喔,這功課,到底要做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Ruya:親愛的,我想跟妳說,「投射」這件事是沒完沒了的,只要我們對自己有一些看法,或者我們有一些價值觀在裡面的話,這是沒完沒了的歷程。

回到主題,這個太陽眼鏡,對妳來說,帶給妳最大的效益是什麼?在這次的處理中。

Tina:有一個心理狀態的預備吧。以後再遇到這類客戶,相似議題的客戶,我的內在力量變強大了,我不再容易被震動;假如之前,我是被震到幾乎趴倒,現在可能稍微偏一下,很快就可以回來了。我有能力回到中立狀態,不再癱倒然後還在那邊發抖。現在的我能很好地調整,像是迎著風的小草,搖一下沒關係,我知道我在搖,這是我的議題,但我不會被這個「投射」的情感或是狀態所綁架。我現在可以更細微地在當下捕捉到自己「投射」狀況的發生,在一些不顯著的細微之處。

Ruya:所以它為妳在往後的教練歷程中,產生最大的效應、或禮物是什麼?

Tina:以鏡子做比喻的話,我會成為越來越沒有顏色的鏡子;因為如果我是有顏色的鏡子,不僅我自己從這個鏡子看出去,客戶是有顏色的,客戶透過我看他自己也會是有顏色的。所以當我的顏色越淡越透明,不僅我可以清楚看見他,他可以清楚看見自己,那麼我的教練狀態與能力就可以完整地發揮,支持到客戶。

Tina 投射經歷的總結

Ruya:我想用一分鐘短短的來回饋我剛看到 Tina 的歷程。看到 Tina 在無論是不是「投射」的時候,她有一個自我澄清的內在歷程。Tina 會先去澄清,澄清以後去理解它,去找督導對談分解它,然後承認這個過程,承認它發生了什麼,甚至更仔細去挖掘了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然後選擇不一樣的行動、不一樣的回應模式。這歷程就像一個 cycle,不斷在滾動著,但這是一個很有力量的滾動。

Tina:就我的信仰來講,它就有點像是「擴張境界」的感覺,就是我們本來的教練能量跟場域的境界可能是這麼大,但透過這個過程,我們的境界就越來越寬廣,可以容納的客戶類型可能就會越來越多,我們能更穩定有力地支持客戶。每一次的關卡都是在擴張境界,都是恩典。經過這次, 我自己有個體會想送給各位教練夥伴,如果你現在碰到特別困難的情境,那代表你準備好了,所以情境會來到你面前, 這是一份禮物, 邀請你尋求支持與資源來幫助你去面對它。雖然通常會花相對多的時間與力氣,但是當你越過的時候回頭看,你會發現, 你的境界已經在無形中擴張。

Photo by Isi Parente on Unsplash

Photo by Isi Parente on Unsplash

2022年 5月公益活動 Mentor Coaching

文/蔡宛伶教練,如光教練學院內容長

去年在公益活動觀摩了 Tina 老師的教練輔導(Mentor Coaching),當時我還沒有實際被輔導的經驗。所以過程當中,有點不知道該從何去觀察。

回想當時的自己更像用糾錯的角度,在看教練跟客戶之間的互動。而忽略了教練一開始提出,想請 Mentor 協助的需求。

今年因為要準備認證,所以報名參加了 Tina 老師的團體輔導。到目前為止短短兩次,已經深刻體驗到為什麼常說教練是一面鏡子。

在觀摩輔導過程中,我是客戶,也是教練,更是一個旁觀者,抽離著看整個事件的發生對話的變化。

從之前的糾錯模式,進步到關注教練本身想討論的議題,感受更打開、視野更宏觀了。

鏡子不只映照別人,最終都需要照回自己身上,平心靜氣不帶評判地看著他人,也能不帶評判地看著自己。

這是我從教練輔導當中體會到的魔法,每次都是一期一會,每一位參與者貢獻了當下的狀態,綻放出只屬於那刻的花火。

想一窺究竟的朋友,5/3 19:30-21:30 如光公益客廳,想邀請您來一同參與魔法的發生。

Photo by Hansjörg Keller on Unsplash

如光森林裡的 Mother Tree

文/蔡宛伶教練,如光教練學院內容長

在如光森林中

與你相遇……

在每座健康的森林之間,一定有一棵古老的母樹矗立其中。

一位加拿大的生態學家 Suzanne Simard,基於對樹木的熱愛,投入多年心力研究發現了森林的智慧:

土壤下的根系形成了緊密了網絡,讓母樹透過真菌系統傳遞需要的養分給幼樹,也連接起成千上萬棵不同種類的樹,成為資訊流通的情報網與智慧庫,協助穩固了整座森林的昌繁茂盛。

如光教練學院最初創辦的願景圖像,就是一座遼闊的森林,透過系統性的課程服務,協助一位教練從青澀到成熟,走出自己的獨特樣貌。

對如光教練學院來說,MCC的「M」,不只是 Master,也代表著孕育森林的 Mother Tree。教練表面上看得見的鬆與定,是在土壤底下默默紮根做基本功長出來的。

2022年,與春天的腳步一起到來,有個值得慶祝的好消息想跟大家分享,學院榮譽副院長 Ruya 教練取得 ICF 國際教練聯合會 MCC 的資格囉!

這個好消息不僅是對 Ruya 教練個人的專業肯定,也代表學院的根基更紮實,能提供每位教練路上的學友們,更全面的養分與資源,協助這座森林長出更多 ACC、PCC 與 MCC 教練……,陪伴每棵教練樹,從基礎先修(向下紮根、向上發芽🌱)、到核心能力(強健主要樹幹)、到情緒智慧(持續內修樹根、開始枝繁葉茂)、到輔導(修剪枝葉、預備結果)、到督導(內在整理、樹根深扎大地),直到長成一棵可以獨立陪伴客戶擋風遮雨的大樹……

想像著森林中,母樹與一棵棵大大小小的教練樹,根連著根,枝葉連著枝葉,厚厚蓬鬆的落葉舖滿了大地,承接著一步一步赤腳的前行——每位教練所接觸到的客戶,都能得到更安心的支持。

我們想邀請更多朋友一同慶祝這個美好時刻,如光教練學院四月份的公益活動,將邀請 Ruya 教練與 Tina 教練一起和大家聊聊天,談 Ruya 成為 MCC 的旅途風景,談 Tina 心中的藍圖,她們為何選擇同行,以及未來的如光森林如何滋養身為教練的你……

4月6日週三19點半 

老時間在老地方

如光公益客廳 

不見不散

等你來

相聚

 !

Photo by mali maeder on Pexels

|溫習|如何創造情緒的友善循環

文/蔡宛伶教練,如光教練學院內容長

你最近一次被擾動心情是什麼時候?
發生了什麼事呢?你知道原因嗎?

每天睜開眼,我們就開始接收資訊、處理來到眼前的事、跟不同人互動,甚至到睡前都需要規劃接下來的待辦清單,目光焦點總是在外,很少有空檔讓我們停下來往內看,久而久之情緒也變成了自動化反應。

情緒調節不只是教練的必修功課,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影響生活品質的重要能力。在上週如光公益活動「情緒調節」中,Tina 老師從「情緒四它(覺察它、面對它、梳理它、擺著它)」著手,帶著大家有次序地與自己的情緒共處。

情緒存在整個系統裡,從大環境的波動紛爭,到家人的互動都會牽引著我們,不只是在個人當中,也在家庭當中、在國家當中、在地球當中。

身為專業教練的路上,一定要瞭解客戶所處環境文化跟趨勢話題,了解大家在意什麼,顯現在哪些影響層次上。

「我是不是被影響了?」
「我的客戶是不是被影響了?」

先從自身覺察開始,調頻自己,進而支持到整個場域與教練會談過程。

Tina 邀請我們透過連續追問「什麼原因」,深挖引發情緒的核心,自己當天接連幾件因「豬隊友」而起的事發生,一層層疊上去,明顯感覺自己累加的煩躁,剛好趁著公益活動來梳理:

🗣️是什麼原因被豬隊友引發煩躁?
📢認為不應該發生的失誤卻出現,增加了自己的負擔。

🗣️是什麼原因增加負擔會讓我煩躁?
📢因為我認為每個人都該對自己負責,我不想過度承擔。

🗣️是什麼原因讓我不想過度承擔呢?
📢我想過自己的人生,做喜歡的事。

在感覺跟描述原因的時候,也想起自己同樣造成疏忽過失,成了別人的豬隊友,所以情緒也許來自於不接受這部分的自己。

看見了這些,當下次事件發生時,我可以做什麼呢?
💡失誤多少都會有,尤其面對不熟悉的事情時,先放下「不該有失誤」的期待。
💡意識到原本的焦躁來自於連串情緒的累積,所以在心裡設定節點,提醒自己「當下最重要的是什麼?我的焦點在哪裡?」在事件發生時立即處理,避免情緒累積擴大。
💡給予自己與他人「即使在簡單小事上也會犯錯」的空間

雖然以上描述的覺察與啟發看似流暢,遇到了不同的教練客戶與情境時,原以為簡單的「什麼原因」其實一點也不容易。好幾位學友回饋,練習中很難問下去,也許是不確定最關鍵的訊息是什麼;也許是發現開始繞迴圈;也許是問的方向讓焦點向外。很考驗著傾聽跟抓取資訊的能力。

走到後來發現,原來有時也可以將情緒先擺著觀望,等待它靜靜發酵,時機成熟了自然能找到調節的流動。成為「情緒五它(覺察它、面對它、梳理它、調節它、謝謝它)」完整了循環與我們內在的圓滿。

好期待接下來在情緒智慧課裡,繼續跟同學們紮實演練。當我們把自己顧好了,就能擴散影響到整個環境系統的穩定,一點一滴匯聚成和平的力量🙏

「教練與客戶的《社交/社群與情緒智慧系列》」
模組一:自我情緒覺察與管理

  • 單元一:開學與建立學習合約
  • 單元二:如何活出我的生命狀態?
  • 單元三:情緒/感受/身理狀況如何影響了我的教練服務與生活?
  • 單元四:恢復力如何支持我更好的管理個人情緒並合宜地回應客戶?
  • 單元五:身為教練,我的潛能,盲點與機會是什麼?在哪裡?
  • 單元六:如何有覺察的設定界線,以增進我的內在力量?
  • 單元七:如何探索超越現況的思維與行為模式?
  • 單元八:如何釋放壓力並提高個人在教練服務與生活方面的敏捷力?
  • 單元九:如何持續把有覺察,幸福與願景的生命活出來?
  • 單元十:我要如何為自己慶祝這個旅程?如何應用所學在我的教練服務?

「教練與客戶的《社交/社群與情緒智慧系列》」
模組二:教練與客戶的人際社群覺察,反思與發展

  • 單元一:開學與建立學習合約
  • 單元二:如何與客戶建立信任關係?
  • 單元三:如何更好覺察團體/團隊/社群的動能與氛圍?
  • 單元四:目前我工作與生活方面的人脈關係,現況如何?
  • 單元五:如何建立並提升生活,工作與社群的當中的關係?
  • 單元六:如何在生命與社群中,激勵我自己和他人?
  • 單元七:如何把價值觀活出來並發揮在生命與社群當中的影響力?
  • 單元八:衝突的背後有什麼需要與期待?如何化解衝突?
  • 單元九:如何成為生命與社群中的改變因數並引領改變?
  • 單元十:我要如何為自己慶祝這個旅程?如何應用所學在我的教練服務?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溫習|學習是持續堆疊的現在進行式

文/蔡宛伶教練,如光教練學院內容長

2022 年如光教練學院第一場公益活動「情緒覺察」,開場由 Ena 教練帶領大家靜心與情緒回顧,再由 Tina 教練一一打開百寶箱,讓大家體驗各種協助情緒覺察的工具,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繼續紮穩馬步練基本功。

當我們對自己的情緒變化越來越敏銳,能夠細緻描述時,也會同步增進理解與推敲客戶脈絡狀態的能力,進而發揮拋磚引玉的作用,開啟更深更廣的探索之路。

道理懂歸懂,要如何開始呢?Tina 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先從自己身上工作,練習紀錄情緒日記,看見高低起伏的變化;觀察與生命中的「重要他人」(例如家人、伴侶)之間的關係,進一步看清楚情緒起伏的觸發點與背後脈絡。

於是,從「我沒什麼感覺」到「我在生氣、我超級生氣、我氣炸了」到「我的生氣混雜著力不從心的無力感,以及長久以來過度承擔某些事的忿忿不平」,從描述的變化中,也反應了我們內在的觀察樣貌。

那麼許多教練們關注的,與客戶一起工作的部分,有什麼要特別注意的呢?Tina 提醒別輕易被客戶的情緒詞彙買單,而是順著詞彙去理解他是怎麼想、怎麼感受、怎麼定義、背後需要被滿足或沒被滿足的是什麼……合宜的情緒表現,會因為每個人有所不同。探索屬於他的樣子是什麼,讓客戶解讀他自己,看清楚自己,並決定前進的方向。

雖然如何跟客戶工作,是我們在教練基礎必修課程就學習到的,但我們似乎需要反覆地用聚光燈照亮這塊,才能更完善地落實到教練對談中。

正如有位同學發問,如何提升自己的情緒敏銳度,問完之後某些點突然串連起來了!恍然大悟想起,那不就是曾經在情緒智慧課中做過的練習嗎?只需要用簡單的工具,就可以有系統地讓我們探索自己的價值觀、情緒觸發點、與反應模式。

最快的進步方式,就是每天好好踏穩每一步。

當我們穩定好自己,不容易被客戶的情緒攪動,就能與客戶保持漂亮的共舞狀態。舞蹈可以輕柔、可以激烈,而我們知道自己當下的舞步為何變換、如何變幻。

對於教練,清楚內觀到自己的什麼情緒被客戶以及客戶的議題擾動,是抱持中正教練狀態的重要前提。這種內觀非常精微,如果經過持續且有意識的系統性訓練,無論是對教練本身、對客戶,乃至於人生的重要關係,都會有根本性的影響。

公益活動的時間短暫,深入探索個人的空間有限,如果想要更細膩地認識自己,透過更多百寶箱工具,挖掘出情緒背後的層層寶藏,誠摯邀請您來參加三月份即將開課的「教練與客戶的《社交/社群與情緒智慧系列》」。你會發現,即使不舒服的情緒背後,也藏著愛喔。


「教練與客戶的《社交/社群與情緒智慧系列》」
模組一:自我情緒覺察與管理

  • 單元一:開學與建立學習合約
  • 單元二:如何活出我的生命狀態?
  • 單元三:情緒/感受/身理狀況如何影響了我的教練服務與生活?
  • 單元四:恢復力如何支持我更好的管理個人情緒並合宜地回應客戶?
  • 單元五:身為教練,我的潛能,盲點與機會是什麼?在哪裡?
  • 單元六:如何有覺察的設定界線,以增進我的內在力量?
  • 單元七:如何探索超越現況的思維與行為模式?
  • 單元八:如何釋放壓力並提高個人在教練服務與生活方面的敏捷力?
  • 單元九:如何持續把有覺察,幸福與願景的生命活出來?
  • 單元十:我要如何為自己慶祝這個旅程?如何應用所學在我的教練服務?

「教練與客戶的《社交/社群與情緒智慧系列》」
模組二:教練與客戶的人際社群覺察,反思與發展

  • 單元一:開學與建立學習合約
  • 單元二:如何與客戶建立信任關係?
  • 單元三:如何更好覺察團體/團隊/社群的動能與氛圍?
  • 單元四:目前我工作與生活方面的人脈關係,現況如何?
  • 單元五:如何建立並提升生活,工作與社群的當中的關係?
  • 單元六:如何在生命與社群中,激勵我自己和他人?
  • 單元七:如何把價值觀活出來並發揮在生命與社群當中的影響力?
  • 單元八:衝突的背後有什麼需要與期待?如何化解衝突?
  • 單元九:如何成為生命與社群中的改變因數並引領改變?
  • 單元十:我要如何為自己慶祝這個旅程?如何應用所學在我的教練服務?
Photo by Andriyko Podilnyk on Unsplash

2022年 2-4月公益活動介紹

對於初學教練的夥伴們,能夠在進行教練對話的同時,留意並處理到「客戶的情緒」和「教練自身情緒」這些部分似乎相對挑戰。教練基礎必修課程中,我們談了幾個教練基礎技能和 GROW Model,其中哪些與情緒有關?初入門時,怎麼幫助自己擁有覺察情緒的基本功?有哪些訊息可以留意? 如何在教練對話中,有意識且「心中有數」地進階呢?

此外,教練與客戶的情緒覺察與管理這類的內容,對於資深教練,亦是必修課。這些內容在 4 月 19 日開學的「教練與客戶的《社交/社群與情緒智慧系列》(48 CCEUs)」當中的「模組一:教練與客戶的個人情緒覺察,反思與發展(20CC + 4RD)」裡面會仔細探討。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25):情緒覺察

活動日期|2/16(三) 19:30-21:30

活動報導

【🌳 (25)公益活動】
我們會和大家一起探究一下,如何開始更好的覺察自己的情緒與狀態?也會聊聊,情緒在教練對話中的重要性,以至於,我們可以如何更好地覺察客戶的情緒狀態?協助客戶進一步探索情緒帶來的禮物或洞察?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26):情緒調節

活動日期|3/08(二) 19:30-21:30

活動報導

【🌳 (26)公益活動】
我們會和大家一起探究一下,在教練對話當中,教練會不會有情緒?通常是什麼原因引發教練的情緒或感受?教練自身的情緒,如何影響了我們的教練狀態?然後,我們可以聊聊,當教練覺察到自己的情緒之後,該怎麼辦呢?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27):Ruya的 MCC 之路

活動日期|4/06(三) 19:30-21:30

按此報名

【🌳 (27)公益活動】
2022年,與春天的腳步一起到來,有個值得慶祝的好消息想跟大家分享,學院榮譽副院長 Ruya 教練取得 ICF 國際教練聯合會 MCC 的資格囉!

這個好消息不僅是對 Ruya 教練個人的專業肯定,也代表學院的根基更紮實,能提供每位教練路上的學友們,更全面的養分與資源,協助這座森林長出更多 ACC、PCC 與 MCC 教練……,陪伴每棵教練樹,從基礎先修(向下紮根、向上發芽🌱)、到核心能力(強健主要樹幹)、到情緒智慧(持續內修樹根、開始枝繁葉茂)、到輔導(修剪枝葉、預備結果)、到督導(內在整理、樹根深扎大地),直到長成一棵可以獨立陪伴客戶擋風遮雨的大樹……

我們想邀請更多朋友一同慶祝這個美好時刻,如光教練學院四月份的公益活動,將邀請 Ruya 教練與 Tina 教練一起和大家聊聊天,談 Ruya 成為 MCC 的旅途風景,談 Tina 心中的藍圖,她們為何選擇同行,以及未來的如光森林如何滋養身為教練的你……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28):POY® 的應用(穀雨.滋潤)

活動日期|4/20(三) 19:30-21:30

按此報名

2011年在上海居住時,我向一位畫家朋友學《無筆作畫》,只用水跟顏料,不使用任何其他道具。跟她學習一年之後,我便開始運用畫畫作個人教練和團隊教練,還設計《能量恢復力工作坊 Sustainable Energy Management with Resilience 》,運用無筆作畫、深度對話、向內探索、遊戲等方式,幫助學員看見自己,進而活出自己想要的最佳狀態。

當時就想著,可不可能有一天,我用自己的畫畫作品出一套卡片,設計一套流程應用我的卡片在教練或引導的服務裡?因為我發現在作畫以及解讀作品的過程中,不僅可以為教練對話提供一種不同的視野與效果,還可以進一步「推進」對話的深度、幫助客戶向內看見一些未曾發現過的體悟。當客戶透過自己作品,觀察它然後說出自己的故事,相對於直接分享,客戶在第一種情境裡的狀態比較客觀且安定。然後,這件事情就一直放在我心上。

2019年我參加了 Points of You® 認證系統,我想知道,圖像與教練之間到底可以產生什麼樣的火花?是不是和我 7年前想像的一樣?然後我發現,POY 整個場域的布置與要求,還有引導的精神與方式,與我設計的《能量恢復力工作坊》高度相似,需要很多自然與五感元素,讓學員在放鬆中逐漸深入產生更多的自我覺察。POY 旅程是一個向內探索之旅,在獲得認證的同時,我們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更深的看見自己、釋放自己並接納自己;最後你可以用自己經歷過的方式,去服務你身邊的人。歡迎您來體驗我體驗過的,感覺很美好。

【🌳 (28)公益活動】
4/20 日適逢二十四節氣的「穀雨」,是春季的最後一個節氣,穀雨時節,南方地區「楊花落盡子規啼」,柳絮飛落,杜鵑夜啼,牡丹吐蕊,櫻桃紅熟,自然景物告示人們:時至暮春了。這時田中的秧苗初插、作物新種,最需要雨水的滋潤,所以說「春雨貴如油」。穀雨是「雨生百穀」的意思。此時天氣溫和,雨水明顯增多,對穀類作物的生長發育關係很大。讓我們一起用 Points of You® 來想想,要如何用滋潤的方式活出我們的最佳狀態?

Photo by Duy Pham on Unsplash

|溫習|細數如光公益之路

文/蔡宛伶教練,如光教練學院內容長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從 2019 年開始,至今已經累積了 24 場。

我們像是一盞靜靜發亮的燭火,等待有緣人被燭光吸引,一起圍火聽故事、說故事,觸碰生命與交流。從每場個位數到數十位的參與者,這團火光仍然靜靜點著,亮光卻擴大了。細數一下,如光教練學院的公益活動不知不覺竟也累積了六百位的參與人次,近百小時的公益活動時數。

每一位參加者的背後,都連結著一群被善意支持的人們,這也是為何我們想特別列出來的原因,讓更多人的善心善行被看見,被珍視,也許是平撫受傷的心,也許是支持夢想前進,即使是不經意的舉手之勞,也能集結成巨大的燈海,照亮世界。

每一團熾烈燃燒的火焰,都曾是一顆星火。

我們都曾有溫暖他人的時刻,也曾有低落喪志的時刻,點燃著,也被點燃著。

2022年,如光教練學院規劃了14場公益活動,我們仍然靜靜的,等待著更多火光聚集。

活動時數 100
參與人次 600
團隊人數 6
善意影響力 ∞
上百件公益行動
教练公益分享|赶路的雁全人关怀协会|社团法人国际特赦组织|TFT為台灣而教教育基金會|腾讯公益「爱它合伙人」|向善而生|新华公益|爱德基金会「贫困孤儿养助」「解救『单身狗」行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让儿童免于被性侵」|南阳市慈善总会「让星星的孩子不孤独」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乡村心灵导师第二季」生命智慧微信社群公益教练|捐款海龟保护项目|銀髮健康照顧協會|担任「描绘心中世界」的艺术疗愈Plus Coaching|EPC个人教练项目·公益教练|银发健康照顾–失智心理咨询|公益教练:和孩子一起学情商|World Bicycle Relief|大学的义务mentor|女童保护公益讲座:「爱护我们的身体」儿童防性侵课程助教|家扶基金会|上海财经大学职业发展导师,公益指导|公益教练:如何找到自己创业与私人生活之间的平衡点|公益教练:自我突破过程中的冲突处理|捐款寺庙|中华儿慈会捐款|《乐作家务队》捐款|个人医疗救助捐款(瘫痪、心脏搭桥手术、白血病疾病救治)|上海百寺公益基金捐款|公益教练:关于离异后单亲人士的自我重构|北京杉树演讲比赛选拔赛评委|公益教练:找到有价值感更好的自己|杉树公益,成长导师|「致敬困境中的行善者」项目|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远山呼唤,针对尼泊尔小孩教育基金捐助|「女童保护基金』防性侵公益讲座,广州华阳小学|盐田区青少年心理咨询志愿队,同心社工服务社|「火柴公益」长期服务公益教练|EGRC公益教练|上海微笑青年公益服务中心,培训讲师|纽约慈济team coaching|公益教练:生命智慧|南阳市慈善总会:「让星星的孩子不孤独」公益项目捐款|上海仁德基金会「文化传承乡村振兴」项目捐款|爱分享公益教练社「照亮人生」百位公益教练支持大学生|水滴公益|喂小区流浪猫|绿色生命沙漠植树|职慧公益|飞蚂蚁公益|郑州洪水捐款|育幼院公益教練|杉树公益

延伸閱讀|公益如光的緣由《公益於我:任重而道遠,如鹽且如光

延伸閱讀|2022年如光公益活動行事曆


Photo by NASA on Unsplash
Photo by Duy Pham on Unsplash

|溫習|公益活動「移情 Transference」的探討

2021年,如光教練學院的最後一場公益活動,透過 Tina 教練與 Ruya 教練深刻的案例經驗,讓學員們理解到,什麼是「移情」與「反移情」,而兩位教練如何藉此自我覺察,化為行動,淬煉出更純淨的教練狀態。

教練與客戶間需要有一定的信任基礎,架起了暢通的橋樑,移情才有機會發生。即使在資深教練身上,也會出現移情的情況,所以在成為教練的路上可以平常心放鬆看待,如果出現了,就好好的處理,好好的回應,當中沒有對錯。移情的發生反而能協助我們更容易覺察自己狀態的波動,看清楚自己與客戶的邊界,也以更中立的角度看待客戶,回到當下。

—學員反饋—

「移情的發生是化蝶」

「我今天才真正區分出投射和移情的差異」

「教練是生命相陪,生命品質比技術更重要!」

「我的收獲是1.aware 2. protect 3 respond 4. option」

「讓我想到心理諮商中所說的:心理諮商師本身就是一個療癒因子!教練是生命影響生命」

「借事修己 – 再一次確認了做教練的初心。謝謝兩位老師今晚用自己的生命影響了我」

「謝謝大家和兩位老師的分享 我的收穫:更好地認識移情;覺察出來移情,然後好好處理它」

「投射和移情是一生的功課,讓教練這面鏡子擦得更乾淨,最後連鏡子都不見。哈啊,覺察中。」

「移情發生時要有覺察,尤其是那些讓我們很舒服的移情更要好好覺察和處理」

「透過移情與投射看見界線的模糊與清晰,藉由教練的身份把議題浮現。」

回到日常生活中,移情普遍存在於我們與不同人的相處之間。我們因為在某個人身上看到熟悉感,或許產生安心的感覺,或許產生排斥的感覺,所以將過去的印象套用在對方身上,忘了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忘了自己已經不是過去的自己,也忘了每個當下都是全新的、唯一的。

在這次的公益活動上,因為教練的學習讓每位朋友相聚在一起,打開更敏銳的覺察天線,讓議題浮現。如何察覺移情的出現?端看平日的基本功,對自己狀態變化認識多深,如實看見平穩的自己、起漣漪的自己、起波瀾的自己,如是接納。自然可以從「咦?我剛剛跟平常不太一樣喔?」找到線索,進而決定相對應的行動。每次的發現,都是一次值得慶賀的機會,因為我們又再前進了一步。

期待明年度學院的公益活動,讓我們繼續綻放如光。

2021/12/16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24「移情 Transference」的探討

Photo by Isi Parente on Unsplash

在教練過程中,「投射」與「移情」是無法避免的現象,它們對任何人來說也是以往關係的重現,因此教練們可以藉此提升對這兩個現象的覺察能力,加深對客戶與對自己的認識,增進教練關係並提升教練果效。「投射」是一種認知,「移情」是一種情緒。移情和投射是從兩個維度在講相同的故事;投射關注的是一個人自己的心理過程,移情更關注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 「投射 (Projection)」同時也是一種心理防衛機轉,而且是人們最先擁有的防衛機轉之一。我們會把自己心裡的劇本和感受,放到客觀世界中;如同投影機一樣,我們將內在認知投射到周圍的人事物,同時我們依據個人的認知解讀了正在發生的一切。舉例來說,一個人心中充滿不安和焦慮,他就會把這些不安投射到外界,認為世界是危機四伏的。這樣的認知會讓人無時無刻都充滿焦慮,擔驚受怕,胡思亂想。反過來,如果一個人心中充滿愛與寧靜,他也會覺得自己生活中的人也充滿愛與寧靜。
  • 「移情 (transference)」,由佛洛依德 (Sigmund Freud) 提出,是精神分析 (psychoanalysis) 領域中的重要概念之一,它描述人類很常將自己對某人的情感投射到他人身上。譬如當我們認識新朋友時,很可能會單憑他的外表、舉止和聲音很像曾背叛自己的朋友,而認定他是不可靠的,又或者對擁有共同經驗的人產生好感,過分順從或信任。這些現象說明了人類傾向把從前的情感延伸至新的關係當中。移情可以簡單區分為「負向移情」、「正向移情」與「反移情」。

在12月的公益活動中,Tina 教練與 Ruya 教練將聯席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教練故事,說說「投射」與「移情」是如何影響了他們的教練工作?他們又是如何透過反思與覺察,看見自己的「投射」與「移情」,進而提升自己的教練狀態與教練關係?也會留時間給夥伴們,反思自己現在教練或其他工作關係中,有無類似經驗發生。

Photo by Isi Parente on Unsplash

對象:已經是教練、正在學教練、想要學教練、好奇什麼是教練、不知道什麼是教練?都可以來

日期:2021年 12 月 16 日(星期五)19:30~21:30  (19:00 Check in)

方式:Zoom 線上會議

參與方式:您的公益心即是入場券

(1) 請寫出您無償提供服務。進行公益活動的日期,時間,地點與內容(可以是公益教練)。

(2) 若您就在非營利組織 NPO工作或服務,請提供組織名稱與您的職務抬頭。

(3) 捐款任一公益組織 NT $ 800 之收據。

以上(1)~(3)之資訊請以圖片或 PDF檔之方式於報名表最後欄位上傳,以茲證明。

謝謝您的愛心!

待核對成功後,我們將主動與您聯繫!
備註:如報名人數未達開班人數,主辦單位將保留調整課程日期的權利。

報名:https://forms.gle/aTugLJ37rgEm3gg49

客廳主人

黃婷(Tina Huang)

◆ ICF MCC(國際教練聯盟認證;大師級教練)、高管教練
◆ 認證教練督導 Coach Supervisor
◆ 教練輔導導師 Coach Mentor
◆ 認證社交與情緒智慧教練
◆ 馬歇爾葛史.密斯機構 (Marshall Goldsmith) 認證教練
◆ Points of You® Academy 觀點學院 L.4 Top View Master

目前以中英文在全球(亞太區為主)進行教練服務、教練督導與社交與情緒智慧(SEI, EQ)領導力工作坊引導,以及在組織當中導入情緒智慧與教練文化。

客廳客人

張如雅 (Ruya Chang)

◆ ICF PCC (國際教練聯盟認證,專家級教練)、高管教練
◆ 國家心理諮詢師
◆ 臺灣心理諮商師執業資格
◆ 國際NGH專業執行師
◆ 英國Lumina Splash授證講師
◆ Everything DiSC Train The Trainer
◆ 馬歇爾葛史.密斯機構 (Marshall Goldsmith) 認證教練

目前以中英文在全球 (亞太區為主) 進行教練服務、著重在高階主管領導力、關係管理、策略分析、團隊建構與整合、跨部門合作與溝通、領導力發展、團隊溝通與關係營造、教練心理學。

關於 如光教練學院*公益活動

(1)起心動念:

身為教練的自己,深深感覺到支援系統的重要性。客戶有我們當他們的支援系統,那麼我們自己呢?支援系統讓我們知道:自己不孤單。有一個地方可以去待待。

(2)內容主題:

工作或生活當中,剛好有一些體悟,透過和大家聊聊天的方式,交流分享、互相學習。就是一個 hangout 的地方,沒有誰一定要說話,或者一定要扮演什麼角色,大家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進入並待著。(以不打擾他人為前提)

(3)進行方式:

不拘,看 Tina 當次的心情與靈感。可能就是聊聊天,可能會有小練習,可能會有小工具,不知道。就是順著流走。Let go and Let God.

歡迎大家來走走、看看、坐坐、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