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於我:任重而道遠,如鹽且如光

原創文章作者: 黃婷 Tina Huang, ICF MCC, 教練督導/高管教練

Photo by Dakota Corbin on Unsplash

前言

關於公益,現在仔細回想,似乎是從家族傳承開始,然後因為信仰而昇華為承諾。

爺爺在我年紀小的時候便過世,印象較淺;奶奶和父親一直都是樂善好施的人,父親在六十幾歲的年紀,也和妹妹一同去泰北當支教老師;小學的時候,父親還會特別關照我班上家境比較清寒的同學。外公外婆幾十年從不間斷,持續固定捐款給孤兒院的孩子,讓他們有機會可接受教育;母親是家中長女,18歲就離家,自己打工讀大學,對於有需要的弟妹和他們的下一代一向慷慨仁慈;父親因為愛屋及烏,也都會幫忙母親照應。

我想是長輩們的身教與言教,讓這個公益與服務的種子落在了我的心裡面,至於是什麼時候開始發芽的,回想這將近半百的人生,可能的起點應該是在我29歲那年。

—啟—

當時我已經從美國讀完 MBA回到台灣,因為學的是財務金融管理,如願在兩家上市公司分別跟財務長和投資長工作,父母不用我養、自己的收入很足夠花用還可以存錢;就這樣三年過去,不知道為什麼,在求學期間讓我覺得很有趣又過癮的事情,像是解讀公司報表或者預測股市漲跌,都不好玩了,甚至還覺得空虛。

某一天,有個聲音進入到我的心裡,就是「教育」這兩個字。當時並未很明確地知道是哪一類的教育?又為什麼是教育?只知道這兩個字帶給我心底,甚至是靈魂很大的觸動,所以我花了一段時間感受並琢磨這兩個字,如果真的要從財務專業領域整個轉向到教育專業領域,我可以做什麼?可以怎麼做?

關於教育,我是這麼想的,每個人出生到這個世界所上擁有的資源不盡相同,有人含著金湯匙、有人出生就弱勢。姑且不論是否能取得足夠或良好的教育資源,一旦可以接受教育並持續學習,弱勢的人就多了些機會,也有更多能力為自己創造想要的人生。講到這裡,我突然覺得,可能是受中華文化薰陶加上身為客家人,讀書識字甚至有機會求取功名可以翻身的這個信念,已經成為我如何看待「教育」的基礎認知。所以,我想透過 (1) 提供教育資源,或者是 (2) 讓自己有能力親自培養人才這兩方面去實現「教育」這件事情。

—承—

和當時的男友 (現在的先生) 商量,得知他有位大學同學在民間外交單位的國際人力資源發展處工作,專門提供未開發國家或是發展中國家的學者、官員、中小企業、農漁、金融、觀光等專業人士培訓發展的機會,同時也提供獎學金給這些國家需要的學生或孩子們。直覺反應是,這個跟「教育」有關而且涵蓋範圍很廣,那麼就從這裡開始吧。接著我花了半年時間準備,買參考書用自學的方式把所有的必考科目都準備好,最後順利進入這個組織的國際人力資源發展處。

在面試的時候有一個提問,我當時不假思索地回答,對話內容至今還歷歷在目、記憶猶新。有兩個單位的主管都希望我可以加入,分別是國際金融業務處和國際人力資源發展處。我還記得其中一位主管問我:「國際人力資源和國際金融業務,你會選擇哪一個?」我當時的回答是:「國際金融業務是我的專長,而我對人和教育有興趣。」沒想到這一句話,基本上成為了我接下來二十年的職涯發展指南針。

在民間外交單位的兩年,大部份時間我是開心也幸運的;有機會做到非常棒的國際級項目,有機會把英語在這環境中很好地使用出來。工作內容、形式與自由度也都是我喜歡的,唯一極度不能適應的是組織內有派系鬥爭,我沒有辦法選邊站,也沒有辦法負荷同事的明爭暗鬥與相互較勁。同時,我還是覺得少了什麼,間接提供幫助以支持教育這件事情,似乎不能滿足我,感覺內心有個渴望:我想要去現場體會。

Photo by Anna Earl on Unsplash

—轉—

因緣際會之下,結緣泰北文教推廣協會。該協會於1990年成立,位於泰國很北邊的城市清萊,也就是所謂的金三角地區;協會協助招募志願老師、募款資助各個泰北偏遠山區的華語學校,讓當地的華人有機會學習華語及中華文化。然後,我做了一個跌破許多人眼鏡的決定,不僅離職還把新婚不到一年的先生留在台北,和我妹妹以及閨蜜三個人一同到泰北去當短期支教老師。因為我想要親自去確認一件事情,就是:成為一輩子在第一線工作的志願者,是不是我的人生藍圖?我的內在喧囂是否能因此平靜?

記得剛去的時候,我戴著 MBA的高帽子與國際人力資源發展方面的經驗,認為自己洞察學校可以突破的地方,急於提供學校在運營與教學等方面「自以為是」的專業建議,甚至在校務會議上大放厥詞。直到閨蜜提醒,我才意識到那迫切付出的過度熱心與知識分子的驕傲,其實是非常不恰當的。尤其我當時年輕性子急加上愛管閒事,就顯得特別沒禮貌,現在想起來都非常害羞。因為,我把自己擺錯位置了,我們來是要當「僕人」,不是來當主人。

覺察之後,我們馬上調整態度與行為,把原來無意識且沒覺察的自我定位都破碎掉。開始閉上嘴巴、仔細觀察並聆聽,也重新做好思想準備,把自己當作校內老師之一,主動消除給我們的差別待遇,請校長與教務主任安排工作與任務,要我們幹嘛就幹嘛,完全配合差遣。因此我們最終可以融入該校的教師團隊、體會泰北老師的整體生活樣貌、也對短期志願教育工作所帶來的正面與負面影響,有了比較深入的體悟與認識。

支教的兩個月期間,我的角色主要是候補的英文老師,同時幫忙學校準備即將舉辦的大型募款暨感恩活動。我教英文的對象從幼兒園到國小六年級,只要哪位老師臨時有事,我就要立馬備課去進行教學。也還記得為了募款暨感恩活動,我們三人和學校的幾位女老師,用校長買來的鮮花以及最簡單的材料,手工製作了100多朵可以別在胸前的貴賓胸花,從晚上7點做到半夜12點多,就為了不輕易消耗寶貴的捐款資源。

在泰北支教的體悟和學習簡述如下,對於我後來服務支教機構與支教老師有很大的幫助;對於我往後應該要用什麼心情與態度擺放自己以提供公益服務,也產生很好的啟發與教育:

  • 當地的華人很多人沒有身分證,一輩子只能待在泰國政府劃定的區域裡面生活和工作,「身分認同」是當地華人一輩子的考驗與課題。
  • 運氣好的華語學校比較有能力取得資源,所以孩子們的學習環境相對好些。絕大部分在山區裡的小學校只有幾坪大的空間,甚至是用竹子跟木頭搭建的,黑板、粉筆、課本與書籍都是奢侈品。
  • 華語只能當作補習教育,孩子們學華語都得用下課後的時間,也就是傍晚4點到晚上7點之間。老師們大部分沒有受過專業訓練,都是土法練鋼,薪水非常微薄、只能勉強糊口。
  • 基本上没有圖書館,既便有圖書室也被上鎖不能隨便進去,因為那是珍貴資源,書本壞掉就再也沒有了。每一本課本都是代代相傳,傳到不能再用非常破損為止;課本上面可以看到好幾代的筆記。
  • 短期進去的教育或教師資源,確實有某種程度的助益,同時也會帶來一些隱形的長期傷害;例如:每次孩子們和老師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關係,卻因為時間限制 (老師要回家了),馬上又要說再見。
  • 我後來還發現,本來工作的民間外交單位也有將資源投過去,然而,因為是從一個「施予者」的角度,也沒有花時間深入了解當地文化與民情,所帶進去的資源或提出來的意見與要求,很多時候還給當地的學校帶來困擾,就像是二個月前初來乍到的那個我。

經過兩個月,我發現在生命面前,自己實在非常渺小;也發現如果不能夠長時間待在當地,我就是一個外來者,就不可能完全融入系統,成為最有利於他們的幫助與資源。當然,新婚丈夫也還在台北等我,等我探索生命之後的決定。依據當時的體驗與發現,我告訴自己,那麼或許換個方式吧?回台灣努力工作賺錢,捐款給當地的學校與協會,因為他們是真正知道怎麼做這些事情的專家,這是我當時的最佳結論。

Photo by Yannis H on Unsplash

—合—

回台灣之後,我進入會計師事務所的人力資源發展部門,非常認真的工作,就「工作狂」的那一種;在事務所的五年,我有機會進一步學習設計課程、講授課程、培養講師、學習教練甚至成為教練。期間我履行自己的承諾,捐款給泰北當地的學校與協會,也定期小額捐款給國際的與台灣的非營利機構與協會;捐款項目機乎都是與孩子有關的,能吃營養午餐、有學費上學、蓋希望學校、蓋圖書館等等項目。

後來因為健康、家庭、職涯發展因素,離開事務所,去印尼半年,又到上海三年。這期間我正式從甲方轉換到乙方,成為外部專業教練,可以自由地安排我的工作量與時間。在上海的時候,我也受浸成為基督徒,更能體會「僕人」是什麼意思,然後,我發現單純捐款還是不能滿足我,那個想要到第一線服務的聲音又跑出來,生命與生命的直接交會,帶給我的感動與滋養還是最大最深刻。

於是我有意識地釋放時間,從那時候開始,只要有公益的機會來到身邊,我幾乎都會去參與甚至是主動創造。公益服務的期間長短,涵蓋兩天的單次公益活動,也有已經七年的長期公益專項,對象包括:大地震之後的孤兒們、到大都市發展的農民工子弟、獎學金計劃當中的農村大學生與碩士、非營利募款組織的秘書長與夥伴、非營利實驗小學的校長與老師、非營利支教機構的管理團隊與支教老師、服務世界各地人道救援組織的公益教練們、還有在生命當中用各種方式做公益的教練們。

「如光」

《馬太福音》第 5 章 第 13-16 節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回頭看這20年,我是何等的有福。主一直都在,祂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我沒有一步是多餘,沒有一個轉彎是迷路,萬事互相效力,每個足跡與經驗都堆疊起來,成就了今時今日的我與「如光教練學院」。

感謝主把這些公益的機會帶到我身邊,一路修剪我;感謝與我一起做公益的教練夥伴,一路相信相挺;謝謝我的教練導師、輔導與督導們,在我困惑的時候給我支持;最後還要謝謝這二十年來包容我的先生以及四個月大就開始練習「母親很忙」的寶貝兒子,他們體貼我、給我空間、陪著我探索、讓我嘗試任何想做的事,是我很重要的大後方。

最近這兩年,婆婆因為癌症過世、我自己耳鳴差點失聰、連續幾天不規律的心跳、公公最近也心因性中風,都在在地提醒我「生命可貴、時間有限」這件事情。我忍不住想,假如我今天就寢之後便一睡不醒,那麼我要如何最大化利用接下來的生命與時間?我的回答是:我想用最大的槓桿效益來發揮自身價值。

將近二十年過去,我現在有能力親自服務、也有能力提供資源,便開始著手調整與規劃服務內容,也重新聚焦公益服務的對象。我決定以兩個族群為主軸,第一就是支教機構與支教老師們、第二就是專業教練與高階領導們。因為,當我幫助一個支教機構、一位老師、一位教練或一位高階領導,都等於是在幫助成千上萬的人與生命。

在信仰、家庭與個人生活之外,我對自己和「如光教練學院」的期許是:創造一個教練進修園地和支持系統,並且在公益這條道路上走一輩子;然後我相信,慢慢地身邊會有一群教練聚集,他們和我有同樣的相信與盼望,願意採取行動發揮價值、實現願景。我也相信,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很遠、很遠。

Photo by Manh Phung on Unsplash

是「真的來」,不是練習

原創文章作者: 黃婷 Tina Huang, ICF MCC, 教練督導/高管教練

Photo by Irfan WidyaN on Unsplash

前言

前陣子在網路線上帶一場 Points of You® 的應用分享活動,其中有位學員問了一件事情,讓我一直思想到隔天早上。因此想著,似乎該寫一篇文章來好好回應這樣的議題,也可能是年紀漸長,開始喜歡碎碎念。他的問題是:老師,我們在同儕練習的過程當中,有位夥伴問,為什麼我們在練習的時候,感覺沒有上課的時候這麼深刻呢?

我回答的內容約略是這樣:
(一) 首先,參與同儕練習,負責教練或引導的夥伴,是什麼樣的心態呢?是抱著練習的心態,還是用 “這是一場正式的教練或引導” 的心情在準備自己的?

(二) 其次,參與同儕練習,進來當學員的這些夥伴們,他們對這場練習的期待是什麼?是來參加練習,支持夥伴完成一個功課?還是把它當作正式課程,想要進來有所收穫?期待有自我覺察跟突破?

(三) 進行這個練習的場域是如何選擇與佈置的?其實也跟第一點,負責教練或引導的夥伴的心態有關。那麼,第二點就跟這位負責教練或引導的夥伴沒有關係嗎?其實也還是有的,因為這位主導同儕練習的夥伴,需要做好事前的期望與關係管理,讓來參與的其他同儕夥伴知道這是「真的來」,不是練習。

這是「真的來」,不是練習

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狀態,我還記得,以前大學時期在話劇社擔任演員的時候,每一次的練習都要當作是真的來,不然導演就會要求重來,其實自己也都知道是否完全融入在那個情境當中,感情心智有沒有投入在那個角色裡。當自己沒有全然臨在的時候,那麼跟我演對手戲的夥伴,也會被我影響,無法全情投入。那是一個非常緊密的合作現場,只有把自己的整體預備好,告訴自己這就是正式上台時刻,不是練習,才有辦法在一次又一次的「真的來」當中,去感受每一次的當下,自己哪裡做到了,哪裡還有空間可以進步。

不像電影,演員可以 NG、有人可以剪輯、有人可以後製配音。在話劇舞台上,演員們就只有一次機會,必須和在台上的夥伴一起,全身心投入地完成這一場表演。如此,在舞台上演出的過程中,因為大家的全身心投入、也都臨在當下,即便發生卡住的情況或任何小插曲,夥伴們都可以靈敏地去感知和發現,然後立刻知道應該要做什麼調整,以回應那個卡住或意外狀況,讓這場表演可以越過插曲,繼續走下去直到演出結束,然後過癮地下台一鞠躬。

依此類推,身為教練或引導師的我們在台上沒有「真的來」的時候,我們的客戶或學員也能感受得到我們的狀態,我們也就沒有辦法打動人心,引發深刻的覺察與學習。這也是為什麼在新版教練核心能力當中:特別把教練心態拉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項目,同時繼續強調臨在當下有多麼的重要,因為,教練的心態與狀態很深刻的影響 (或觸動) 著我們客戶的狀態。

Photo by Pietro Mattia on Unsplash

教練與引導師的自我預備

從舞台演出的經驗分享,延伸到身為教練或是引導師的我們,很好奇夥伴們在學習的過程當中,是用什麼心態面對、準備、進行每一次的練習?我謙虛的建議是:在每一次進入教練或引導的場域之前,請您對著自己說:這一次是「真的來」。意味著在我們眼前這個人或這群人就是客戶,然後我們的教練心態就會不一樣。就我自己而言,會有點緊張帶點興奮,會想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全神投入地去完成這次服務。用比喻來說,有點像是去爭取一家新的高管教練項目時,資助者要求我當場進行一次教練,就只有一次登場機會,然後資助者將決定是否跟我一起工作。

當我們用這次是「真的來」的心情去準備的時候,請夥伴們想想自己會有什麼不一樣?以引導工作為例,我想我會花更多時間去準備教材,給自己時間預演,盡量把流程和講稿背下來,想方設法地找到最舒服有能量的場域,會模擬一個正規課程應該有的樣子是什麼;因為這是正式演出,上場就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特別想釐清的是,我不是要傳達 “不能容許失敗” 這個意思,而是當你盡全力地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過程中的靈活度會增加,成功機率會變高,最後即便失敗,也都是一個寶貴的學習,因為你知道自己哪裡是準備好的,哪裡確實還沒有想到。

我曾經想過,每次工作的時候,大家會不會覺得教練好像就坐在旁邊,看著聽著,話不多,也沒有很多動作,似乎好像沒有在幹活?實際的情況是,即便坐在那裡好像沒有做什麼或說什麼,我的注意力、能量、身心靈,全部都投注在教練或引導的場域當中,觀察著每件事情、留意著每個發生,以至於我知道接下來可以做什麼反應,也可能決定「不做」什麼,因為我知道做與不做之間各有好處,關鍵是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時候不做?這就是來自於那個當下的直覺了,而這些直覺都是過去十幾年「真的來」所累積下來的智慧。

俗話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工」,以前還沒有什麼深刻的體悟,只是在思想上理解這句話,最近幾年,我越發體會它是什麼意思了。想想這幾年的自己,受邀去參加分享活動、做公益或者服務客戶,開始慢慢發現,準備時間比以前從容許多,狀態也自在許多,我想這就是經年累月累積下來的經驗吧。那麼現在擔任教練或引導師,我準不準備呢?當然要準備,而且還想著如何讓自己如行雲流水、讓材料日新又新;平時也持續進修和發展自己,以至於可以繼續累積經驗與智慧,支持想支持的人,幫助想幫助的人,最後實現我人生的願景。

結語

回想過去這十幾年,不管是受邀做沙龍演講、參與公益活動、參加進修課程、到客戶那裡爭取一個可能的機會,每一次我都是讓自己準備好,用「真的來」的狀態過去,因為這每一次的機會、每一次的接觸,都代表了我們整個人的狀態,關係著個人的品牌印象。什麼叫品牌呢?就是你在每分每秒當中都把你所重視的價值觀、你所相信的事情、以及你所經歷過的那一切生命智慧,在每時每刻活出來並呈現出來。

我們永遠不知道這一次的交會,可能種下什麼樣的種子,也不知道這顆種子將埋在土壤多久時間,最後發芽出來,慢慢地開花結果。回頭看自己成為專業教練的這一路,很多時候來到我身邊的項目,都不是立即發生的效果,都是好多年前的某個場合、某次交會,今日的客戶或學生,因為當時的相處,對我留下深刻印象與感受,而促成現在可以服務更多人的機會。

鼓勵大家,珍惜每一次的登場機會,把未來每一次機會都視為真實演出,用「真的來」的心情準備自己,進入一個平靜安穩的身心狀態,相信每一次的登場,都會紮實累積、轉變成為讓自己更上一層樓的豐富養分。我也相信在教練或引導的這條路上,每一位夥伴,都將以屬於、適合自己的方式,破土發芽、成長茁壯、實現願景。

Photo by Mihály Köles on Unsplash

ICF教練核心能力模型 (2019年10月更新版)

二、體現教練心態 Embodies a Coaching Mindset

Definition: Develops and maintains a mindset that is open, curious, flexible and client-centered.
定義:發展並保持一個開放、好奇、靈活並以客戶為中心的教練心態

1.Acknowledges that clients are responsible for their own choices.
認知理解「客戶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

2.Engages in ongoing learning and development as a coach.
身為教練,持續投入自身的學習與發展 。

3.Develops an ongoing reflective practice to enhance one’s coaching.
發展持續反思的習慣,以提升自身教練能力 。

4.Remains aware of and open to the influence of context and culture on self and others.
對於背景和文化之於教練自己和他人所產生的影響,保持覺察與開放的態度 。

5.Uses awareness of self and one’s intuition to benefit clients.
運用教練的自我覺察和直覺,讓客戶受益 。

6.Develops and maintains the ability to regulate one’s emotions.
發展並維持能力以管理並調節自我情緒 。

7.Mentally and emotionally prepares for sessions.
在思維上和情感上都做好準備以進入教練會談 。

8.Seeks help from outside sources when necessary.
必要的時候,向外部資源尋求協助 。

五、維持臨在狀態 (維持當下感) Maintains Presence

Definition: Is fully conscious and present with the client, employing a style that is open, flexible, grounded and confident.
定義:全身心且有意識地與客戶同在當下,展現一種開放、靈活、可靠且自信的風格。

1.Remains focused, observant, empathetic and responsive to the client.
對客戶保持專注、觀察、同理和回應 。

2.Demonstrates curiosity during the coaching process.
在教練過程中展現好奇心 。

3.Manages one’s emotions to stay present with the client.
管理自己的情緒,以保持與客戶同在當下 。

4.Demonstrates confidence in working with strong client emotions during the coaching process.
在教練過程中展現信心,可以和「強烈的客戶情緒」一起工作 。

5.Is comfortable working in a space of not knowing.
能夠舒適地在未知的(心理)空間中工作 。

6.Creates or allows space for silence, pause or reflection.
創造並給予靜默、暫停或反思的空間(與時間) 。

Photo by Brett Jordan on Unsplash

黃婷 Tina Huang  (ICF MCC, Executive Coach, Mentor Coach, Coach Supervisor), 呂淑華 Vicky Leu (ICF PCC) 與 張如雅 Ruya Chang (ICF PCC) 三位教練共同翻譯. 版權所有® (僅供學習參考, 不代表 ICF 官方訊息)

|隨筆|Points of You® 的應用

黃婷 Tina Huang  ICF MCC, 教練督導/高管教練

🌈🌈🌈
今天晚上和幾位學習過 Points of You 的夥伴,一起在線上交流,聊聊如何將 POY 應用在工作與生活當中,支持他們的工作、公益活動與親友。

🌈🌈🌈
報到的時候,每個人抽一張圖,談談個人近況,聽完了大家的分享,覺得夥伴們的近況好似幫我總結了過去這一年到現在的心情和旅程。

堅持、盼望、時機、方向、迫強、打破,都在在提醒我,創辦一個教練進修學院的起心動念,來自於,生命如此短暫,我想拿這寶貴的時間做什麼?

我想發揮每一分鐘最大的槓桿效果,提供精進環境與支持系統給教練夥伴們,我相信,只要培育出不只一位優質教練,等於幫助成千上萬的生命。

那麼高管教練有甚麼不一樣?領導人也可以發揮影響力啊⋯

可能是更純粹吧,我的心這麼回答。不一樣的是,這裡沒有組織的期待,只有每位教練對生命的熱情和對自己的要求;不一樣的是,我們就是直接用生命的脆弱與勇氣相搏。

這是我美好的相信,也是我的溫柔革命。你想一起探險嗎?可以從參加公益活動開始,來感受我們、認識我們、經驗我們經驗的。

一個人可以走的很快,一群人可以走的很遠。我相信終有一天,每個人都能用最適合自己的方式,綻放如光!

🌈🌈🌈
#雖然發抖緊張還是要勇敢接受呼召
#POY的應用範圍真的相當靈活廣泛
#pointsofyou#好好活著活著好好

|溫習|無筆作畫 2020年12月

無筆作畫在所有學員的反思、覺察及分享之下,完美劃下句點。很開心能跟這麼多學員選擇在2021年新的一年的前夕歡度這麼美好的週末午後。

創作的過程有些人抱著期待作畫,有些人則完全放下繁雜瑣事毫無所思的作畫,儘管起初的意圖不同,但待作品逐步完成,心中的所思所想也隨著畫作顏色的堆疊及無預警的呈現,慢慢的與內心產生連結。

許許多多生活平凡的與不平凡的習慣、信念、模式、覺察也被悄悄的觸動,而一一浮現。🍀

當我們處在當下專注的狀態,細細體會顏料的流動及停留、色彩的融合變化以及過程中身體的擺動,就能對自己有深刻的覺察。🎅🌺

謝謝所有參與其中的學員,未來我們也將持續舉辦這樣的活動,邀請想要自我覺察、反思,想要尋找更了解自我狀態的朋友們的加入。用藝術更豐富你的生活。😍🎄

#無筆作畫公益課
#跟著內心流動出其不意

全體學員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