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Ting看聽

同理心/同理狀態, 究竟是什麼?

原創文章by 黃婷Tina Huang, 20200429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探索

對這個提問與探索, 要從2020年春節, 和一個好友的對話說起. 他是在完型組織心理學方面鑽研很深的導師, 很年輕, 在我個人心目中是華人世界的完型第一人. 因為知道他的大師狀態且功力深厚, 一直想要付費請他輔導我, 他卻說, 只要和我當朋友, 喝茶吃飯聊聊天.

那一天, 在一個日式茶店裡喝著抹茶, 吃著日式和菓子. 我誠實告訴他, 覺得自己離心目中理想的大師生命狀態, 還有點遠, 該如何繼續精進自己? 忘記聊到哪兒, 他就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我看著他紅通通有點腫的臉頰, 整個人驚呆, 不知道說什麼好. 空氣大概凝結有5秒鐘之久, 看著嚇壞的我, 好友問我說: 你感覺得到我痛嗎? 我結結巴巴地說: 感覺不到. 然後他就問我: 那你如何感同身受呢?

我真是啞口無言, 答不上話, 甚至感到慚愧. 因為學習教練這麼多年, 自以為在過去的服務經驗當中, 許多時候, 我能同理客戶的心情, 也能夠同頻客戶內在反應在身體上的感受, 所以我跟客戶之間的信任感與安全感是高的. 就在這一瞬間, 我發現我所知道的同理與感同身受, 破碎一地, 留下的只有驚嚇與挫折.

好友溫柔安靜地看著我說: 我們沒有誰真能同理, 感同身受, 或者是體會對方曾經經歷過的或正在經歷的什麼. 身為教練或導師的我們能夠做的事情, 只有跟自己的內在深度連結, 跟自己這個人最深處的感受, 需要, 甚至是黑暗面去連結. 當我們無時無刻都很深地知道, 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與需要, 連結並接納一切時, 或許我們就比較能夠理解並體會他人. 我每個字都聽得很清楚, 但我不能說我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 也開始對自己產生不自信與懷疑.

禮物

當時, 我生命中正經歷著重大事件, 像是一份特別的禮物, 在過去四個月當中的許多時刻, 讓我有機會咀嚼好友的那些話. 我感覺, 自己似乎離「了解 “同理心” 究竟是什麼?」更靠近一點, 也或許有些明白, 他語重心長跟我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婆婆在 2019年底確診胃癌第四期, 兩個禮拜前她去世了. 從一位高挑美麗, 氣質優雅, 非常有活力的女士, 慢慢地體力衰弱, 精神越來越憔悴, 最後因為無法正常進食而身形單薄. 看著婆婆心情的高低起伏與身體的疼痛煎熬, 每次回去探望, 遇到她哭的時候, 我只能一起哭; 她痛的時候, 我只能幫她按摩為她禱告. 我即便傷心難過, 也完全無法分擔她所經歷的一切. 我確實無法設身處地知道, 那種獨自一人面對死亡的孤獨與寂寞是什麼? 我唯一能做就是想像: 如果明天我就去世, 獨自面對死亡的此刻, 我的感受是什麼? 我只能與自己的內在恐懼連結, 而那是屬於我的, 不是我婆婆的.

行筆至此, 想到了很多生命當中, 我無法感同身受的時候. 例如: 奶奶跌倒之後, 只能坐在輪椅上, 需要外勞照顧的那三年; 母親因為恐慌症發作, 就開始記憶退化的這十二年; 父親為了照顧母親, 放棄與摯友出國旅遊, 並承受母親情緒波動的這十年; 我的孩子上幼兒園的時候, 因為適應不良, 不停掉眼淚且食不下嚥的那兩週; 我的丈夫失去母親, 幾度痛哭失聲, 悲傷至極的這段時間.

我好像有點懂了, 我們沒有誰能夠真正同理別人並感同身受. 身為專業助人工作者, 我們接受過很多專業訓練, 例如: 練習專注同在, 加上適當行為互動, 讓對方感受我們的同理. 然而歸根究底, 在生命的最深處, 我們真的能夠理解跟感受的還是只有自己. 我感到有點迷茫無助, 我很想知道在專業的同理行為展現之外 (參考文章: 全身心直覺地聆聽), 有沒有所謂來自於內在的同理狀態?

連結

然後, 在一次教練督導的聚會中, 重新體驗某個活動, 在過程當中, 對於同理狀態, 我有了另一個層次的感悟. 那個活動是三人一組, 要做的事情很單純. 每個人輪流, 安靜地與自己內在最深的感受連結, 聆聽自己內在的需要與情感或是任何浮現的想法, 然後在屬於自己的那段完整時間裡, 將此時此刻此地所浮現的一切, 毫無保留地分享出來. 另外兩個夥伴, 只要在旁邊保守這個空間與時間, 安靜專注地聆聽, 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

活動結束, 我們三人都感覺, 在那個空間裡我們是安全, 開放和脆弱的; 我們感受到彼此的保守與深度連結. 那不是教練對話, 也沒有展現同理心的顯性專業行為. 我們什麼都沒有想, 單純地在此時此刻此地與彼此同在; 我們沒有評判地陪伴, 聆聽且感受彼此. 以前做過很多這樣的練習, 這一次, 我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這是同理與被同理的感受與狀態嗎? 就自己的主觀經驗感受, 應該是吧? 有一種見山是山, 見山不是山, 見山又是山的感覺.

後來在一些場合裡, 也帶教練同修們進行這個活動. 開始的時候, 會有夥伴忍不住問, 真的什麼都不做嗎? 什麼回應都不用嗎? 這樣做能獲得什麼呢? 謝謝大家的信任與相信, 還是勇敢地體驗了一把. 事後大夥兒反饋說, 覺得很奇妙, 一群不熟悉甚至可能是第一次見面的人, 沒有更多的自我介紹與互動, 就在那個空間裡, 專心地與自己深度連接, 然後彼此安靜地聆聽, 就感受到高度的信任與安全. 在那個時刻裡, 更貼近彼此, 也被彼此溫柔地接住.

答案?

回答我自己的探索: “同理心/同理狀態, 究竟是什麼?”

我想, 在既有的專業訓練之外, 很多時候, 可能是因為我們有過某個特別的經歷, 而且有機會去整理那個過程當中的感受與思緒, 探索自己為什麼有那樣的感受? 那樣的內在對話? 自己有什麼隱而未現的需要? 有什麼未知的期待? 然後, 我們願意針對這個經歷, 進行深度連結, 覺察與反思, 直到我們可以用看電影的方式, 相對客觀地看待自己的狀態與故事. 當我們遇見有相似經驗的客戶, 或許, 我們可以更能理解並感同身受.

同時, 與客戶會談的當下, 我們願意展現自己的人性與脆弱, 全然地與自己同在, 也全然地與客戶同在, 沒有評判地陪伴和聆聽彼此, 相信我們能夠一起在此時此地此刻, 創造一個屬於我們同在且同頻的空間與時間, 或許, 我們又可以更靠近一些, 來自於內在的 “同理心/同理狀態”. 最後, 藉由日積月累地練習與養成, 那麼我們所受的那些專業訓練, 或許, 就有機會發自內心, 形諸於外.

Photo by Jeremy Thomas on Unsplash

同理心成熟度的三個階段     ◎資料來源:奧爾森 2001, (Olsen, 2001)

第一階段

這是屬於最原始的模式,不常發生在成年人身上。在此階段的人,覺得別人和自己根本不一樣;別人的行為、感覺或想法上的基本原理,與自己的基本原理並沒有產生人性上的關聯;他們是以有形、具象的方式,找到彼此的共同性或相互關係。

第二階段

在此階段的人認為,他們個人行為的基本原理適用於每個人;他們會看對方與自身一致性的程度,再來決定對方的行為與感情是否合理。不同於第一階段,此階段的人,只要別人與自己用同樣的方式過日子,就會覺得別人和自己一樣。

要第二階段的人, 用正面的態度,看待因自身負面行為而受害的個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除非他可以合理解釋對方的負面行為。例如,他們認為沒有戴保險套進行性行為而感染愛滋病的受害者,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第二階段的人如果認為受害者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就不會產生同理心。

相反地,如果第二階段的人發現一個可被自己接受的原因,顯示受害者實際上並沒有責任,他就會產生同理心。例如,因為輸血感染愛滋病,並不是受害者可以控制的因素。所以無論同理心或憐憫,都取決於 (1) 個人的價值判斷系統,(2) 是否可以了解造成苦難的原因。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屬於第二階段。

第三階段

在此階段的人優先考慮同理心,而且不會評判對方的任何行為;他們會從自身經驗出發,用人性的角度看待對方。對方是否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會影響第三階段的人產生同理心。如果受害者需要負責任,第三階段的人也無需為對方找到免除責任的理由,才能產生同理心。第三階段的人的特徵是,有能力以同理心感受對方情緒,同時不會因為對方要為負面行為負責,而產生自相矛盾的情緒。

如何表達同理心?

同理心是指:有能力從情緒方面知道另一個人正在經歷什麼,並且有能力表達或溝通我們因同理心所產生的感受。若是我們不表達或溝通,對方可能不會知道我們對他產生同理心。很重要的是,我們要透過口語、身體語言、聲調或動作表達出,我們理解、識別且體會對方的經驗和感受。當人們覺得自己在深度情緒層次上被傾聽、被理解,然後那個被理解部分, 被對方識別或溝通出來的時候,人們會感受到自己被肯定、同理。

從社交與情緒智慧的角度而言,同理心可以透過三個步驟來表達:

  1. 「傾聽」對方的情緒狀態,並且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感覺。
  2. 「了解」對方此刻正在感受或體驗的事情 (包含認知與情感兩個層面)。
  3. 「口頭表達」,溝通並說出我們所察覺到對方的「內在參考架構 (internal frame of reference of another)」,以及雙方所感受的「類似感覺 (similarity of feelings)」。「內在參考架構」是指個人對某件事物的認知,和其他事物認知之間的關聯性。

還可以參考下列三項建議:

  • 能對他人產生同理心的先決條件在於,我們能看見自己的感受和情緒。我們必須善於知道、理解與說出自己的情緒。若是不能察覺自己正在經歷某種感覺,我們就很難了解別人的感受。幫助自己發展更強的感受性, 因為較敏感的人會更注意別人的感受,並感受到某些事情。即使不是天生感受性強、或社交情緒智能高的人,都可以採取上述步驟,練習表現出對於別人感受的敏感度。
  • 練習解讀別人透露出來的線索,尤其是非語言的訊號。例如面部表情、聲音語調和身體語言。問問自己:「客戶現在可能需要你提供什麼樣的支持?」答案可能包括: 需要被尊重、需要被接納、需要被認可、需要知道自己是對的、需要被關心、需要自我控制、需要感到被需要、需要發揮創意、需要幫助他人、需要獲得建議、需要被賞識,或者對方需要被認可 「他自己的感覺是正常的」。一個同理的回應,可以讓對方在當下感受獲得我們所提供的支持。
  • 練習換位思考,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 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當我們對他人有同理心,我們將取得有關他們及其所處狀況的情感訊息,我們因此可以更了解對方。當我們可以在情感層面了解別人的時候,我們會知道自身感受與他人感受的相似之處,然後我們開始明白,別人跟我們一樣有情感上的需要。當我們明白彼此都有情感上的需要時,就能更好地與他人建立聯繫。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 的 Conceptual Positions 對於這樣的練習,有相當程度上的幫助。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